“当地人最有话语权”,透过8名普通人的故事看真实新疆发展

原标题:“当地人最有话语权”,透过8名普通人的故事看真实新疆发展

【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 正常情况下,从北京飞抵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首府伊宁市需近7个小时,中途要在克拉玛依中转。邻座是一位从苏州来的商人,他头一天上午坐顺风车抵达上海,从上海飞抵北京,住一晚后,第二天早上坐飞机,下午抵达克拉玛依。去过新疆的人,常会感慨路途之远,而“距离”也使这个中国面积最大的省区的土地上究竟发生着怎样的故事引人关注,当然,生活在当地的人对此最有话语权。在一周时间里,《环球时报》记者在这片土地上接触了很多当地人,从中选取8个人的故事来展示他们真正的生活。

孩童篇——长大后,巴娅夏提想当一名航天员

遇到巴娅夏提·吐尔汗拜时,《环球时报》记者正在一家小店内闲逛,而巴娅夏提是放学后来买零食的小学生。这家小店位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以下简称察县)乌宗布拉克村幸福广场,小店门口摆放着摊位,几个年轻人正通过手机直播向全国各地的网友推销产品,除了当地奶制品,还有大米甚至螃蟹,螃蟹是在稻田里培育养殖出来的。

9岁的巴娅夏提穿着白色连衣裙,大眼睛,戴着口罩,脖子上挂着一个带拉链的小夹子。巴娅夏提并不怕生,她很认真地介绍说自己今年读四年级,语文92分、英语100分、数学82.5分……她的理想是要考上中国(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为保护地球而当一名航天员。她的偶像是TFBOYS中的王俊凯,还有《旋风少女》中的吴磊。巴娅夏提的妈妈在一家制衣厂工作,爸爸是人民医院的保安,今年夏天父母给她买了好几件新裙子。巴娅夏提说自己很快乐,尤其是在和小伙伴做游戏时。

巴娅夏提生活的乌宗布拉克村属异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村,距县城不到9公里,村子里道路宽敞,房屋整齐,柏油马路直通家门。哈力江·地木是该村居民,他和家人经营农家乐,生意好时每月会有5000多元收入。在院子一角,哈力江的母亲安静地坐着,她14岁的孙子吾拉哈提在屋子前的水泥平台上陪妹妹玩耍,小女孩跑来跑去,笑声洒满院子。

“我在县城实验中学上学,今年初二,每天上学、放学都有公交车,十几分钟就能到。”吾拉哈提说,自己家以前住在土房子里,一共有三个房间,床是木板,家里人挤在一起。“现在一共有8间房,吃饭有餐桌,写作业有课桌,我也有自己的卧室。”吾拉哈提的理想是做一名解放军,因为解放军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他的偶像是成龙。

少年篇——明年在上海,安妮热想这样向新同学介绍自己的家乡

距察县约250公里的博乐市华中师大一附中博乐分校,是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以下简称博州)唯一一所自治区级示范性高中,实行全寄宿制管理模式。学校占地276亩,教学楼内多媒体室、电视台直播间等应有尽有。历年来考取北大、清华等重点大学的学生照片被挂在学校展览室内,高三班级的黑板右上角写着“距高考268天”。

恰逢周五下午,学生们可以根据兴趣爱好选择上课。一家模型教室内,同学们正在专心致志地做着手中的船模或航模。一名学生说,这既是自己的兴趣,也可以增强动手能力。他的理想是做一名航空设计师,家里也有很多自己做的船模航模。

17岁的维吾尔族女孩安妮热今年上高三,她担任班级数学课代表,活泼自信,目标明确——要考上海复旦大学。安妮热说,她对上海情有独钟,从小学6年级开始就决定读大学一定要去上海。她选择的专业是牙医。“小时候我去矫正牙齿,医生对我特别好,而且医生是一个特别好的职业。”她说。谈及学习成绩,安妮热表示“有待提高,但父母是比较放心的”,她的老师也认为安妮热“希望很大”。

记者向她问及明年在大学新同学的见面会上将如何介绍自己的家乡,安妮热回答说:“美国总是说新疆如何如何,所以首先要介绍新疆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后我会从生活的地方说起,告诉大家新疆美食很多,环境很好。”

展开全文

安妮热的父母都是公务员,有稳定的收入,常趁寒暑假带着她去内地城市旅游。安妮热的同学们也会利用假期去旅游,因为“想走出去看看”。安妮热说,如果有机会也希望去国外留学,但最后她会回到新疆,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与安妮热相比,同龄男孩居来提·斯依提瓦力丁则有些羞赧。居来提家住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县愉群翁回族民族乡托乎其于孜村,妈妈是当地一名小有名气的裁缝,在自己的服装店里挂满各式各样的衣服,月均收入3000多元;爸爸是农民,家里有田有马。

据驻村第一书记、工作队队长陈明坤介绍,村里人均年收入15841元,主要靠种植和养殖。居来提兄弟三人,哥哥工作了,弟弟在读四年级,家境在村里算是相当不错的,去年家里刚刚翻修了房子。居来提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屋内很整洁,地上放着旅行箱——居来提就读于伊宁市的伊犁丝路职业学院学习汽车美容专业。

谈起外面的世界,居来提说五六年前他曾去过乌鲁木齐,所以很想出门旅游。对于毕业后的规划,他说明年学校会在伊宁市安排实习,然后再做打算。

记者在博州的博尔塔拉职业技术学院内见到17岁的塔布拉江·玉努斯江时,他正在一张桌子前摆弄汽车零部件。塔布拉江学的是汽车修理,明年将被学校安排去汽修厂实习。“现在我们学的都是基础课程,到实习期可以跟着师傅在实践中学到更多。”

塔布拉江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有16头牛,在村子里属中等收入家庭。“我有两个妹妹,一个读六年级,一个读四年级。肯定要读书的,在社会中生活,读书越多越好,没学历什么都干不了,尤其是在大城市生活更有挑战。”受疫情影响,塔布拉江和同学们从4月11日开始一直在学校封闭学习,他现在每周的生活费是200元,他预计自己毕业后的收入每月可以达到3000元。

中年篇——地尔夏提的升迁路:从普通员工到400人团队的负责人

33岁的地尔夏提·艾沙江是伊犁某公司环保事业部部长,他升职的红头文件才下发不久。2013年,地尔夏提从北京科技大学毕业后回到伊犁,应聘来到这家公司,当时环保事业部才3个人,现在已经变成400人的大部门。

地尔夏提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明亮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7年时间,从一名普通员工升迁为400人团队的负责人,地尔夏提认为有三方面因素:专业对口、领导认可和自己的努力。

地尔夏提已经成为单位一位典型人物,每次公司对新员工进行培训,都会以他为例讲述个人发展机会。“我的团队中少数民族占30%-40%,新来的员工年龄比我小,只要有能力,公司可以提供平台。”地尔夏提说。

公司院子里停放着一些大巴,是为员工上下班提供的班车,也有很多私家车。以前大学毕业生回到伊犁会希望考国家公务员或进入有事业编制的单位,觉得这样稳定有发展,但现在大公司也成为很多人的选择。地尔夏提说:“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人包括少数民族来应聘,首先能进入我们公司证明自己有能力,其次收入也很可观。”

地尔夏提所在公司是内地一家企业在新疆投资设立的子公司,项目建成后可提供4000多个工作岗位,其中新疆籍员工2100余人,涵盖25个民族。记者了解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内地企业愿意把工厂建在新疆。“最为重要的是,营商环境好,政府的服务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招商局书记住到厂里,税务、海关等部门全程服务,今天能解决的事情绝不拖到明天。”在霍尔果斯市工业园区,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如是说。

内地企业在新疆投资设厂不但带来经济效益,还带来观念上的变革。地尔夏提家在农村,以前在他们镇里能看到的大学生数量很少,但现在家长们都越来越重视教育,都逼着孩子学习,认为必须上大学才能找到好工作。

地尔夏提的妻子是博士毕业,女儿一岁多。“我爸妈是普通农民,不识字,当时学校布置的作业他们没办法辅导我。”他对女儿寄希望很大:“给女儿报了早教课;将来至少要硕士毕业。”

老年篇——买买提江的骄傲:我没上过学,但两个女儿都是大学生

1964年出生的买买提江·卡哈尔居住在博乐市,他黑红色的脸庞上布满皱纹,咧嘴笑时,镶上去的牙齿泛出银色的光。买买提江此生最为自豪的是两个女儿都是大学生。

买买提江以前是打零工的,家里穷,因为是贫困户所以孩子上学学费全免。买买提江通过翻译对记者说:“因为我没上过学,所以决定让孩子好好读书,是党的政策好,孩子才能上大学。”

买买提江的两个女儿一个毕业于武汉大学,一个就读于天津大学法律专业。大女儿在博州实验中学当老师,每个月给家里1000元。而买买提江则在博乐市海棠生态园负责种草,月收入2800元,生活今非昔比。

与科普知识中的山地、沙漠和盐碱地不同,记者采访所及的新疆非常注重生态宜居城市的打造。买买提江所工作的海棠生态园原来是一个垃圾场,被改造成万亩生态林,主要种植香妃海棠、北美海棠等树种,计划打造成岩石花园区、密林景观区等多个特色功能区。

碰到杜大爷时,他正在环境清洁、道路平整的小区内散步。以前这是一个基础设施陈旧、道路破损的老小区。2020年,兵团第八师石河子市党委投资12亿元对9个小区实施整体改造,对28个小区实施专项提升改造,杜大爷所在的小区是整体改造。

杜大爷今年80岁,祖籍山东烟台,1958年入疆支援直至退休。他的儿子、女儿都在石河子。老伴去世后,杜大爷请了一个保姆打扫房间,洗衣做饭。杜大爷指着院子里的楼房说,1988年搬过来时还是窑洞,周边很荒凉,哪里能想到今天会是这个样子。“以前见面问挣多少钱,现在问身体怎么样。出门不用带钱包,拿着手机微信支付。”杜大爷边说边演示。杜大爷还下载了头条、抖音等App,“我常常在抖音上看新闻”。虽然在新疆生活了大半辈子,杜大爷还是很想念烟台,每过两三年就要回故乡看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20-10-20 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