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提名巴雷特担任美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媒:权力争夺大战正式打响

原标题:特朗普提名巴雷特担任美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媒:权力争夺大战正式打响

【环球时报记者 林日 陈欣】当地时间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提名芝加哥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担任美最高法院大法官,接替18日去世的大法官金斯伯格。“深度保守派”,这是美媒在提到巴雷特时用得最多的标签。她的加入会令美国最高法院在未来几十年向右倾斜,被认为将对一系列法律议题产生“惊天动地”的影响。而在距美国大选不到40天之时,这一提名也给美国激烈的两党之争添了一把旺火。特朗普毫不掩饰提名巴雷特“服务”大选的用意。他声称只有选举被操纵,自己才可能输掉,届时需要最高法院裁决。英国《金融时报》直言这是“不祥之兆”。“德国之声”评论说,这一人事决定给美国本已接近燃点的政治氛围火上浇油,这个国家陷入自南北战争以来最严重的分裂。

对提名的反应以党派划界

特朗普26日在白宫玫瑰园宣布对巴雷特提名,被CNN形容为“一场精心编排的亮相”。他盛赞巴雷特拥有“无与伦比的成就、高超的智慧、完美的简历和对宪法的忠诚”,同时也不忘宣扬自己获得第三次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机会是“一个非常自豪的时刻”。此前一天在纽波特纽斯的集会上,特朗普说,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一个总统能做的最重要的事,将为这个国家未来四五十年定下基调。

当天,巴雷特和她的丈夫以及7个孩子一同参加了白宫的提名活动。知情人士透露说,26日早上,一架军用飞机从华盛顿飞往印第安纳州,将巴雷特全家接到华盛顿。特朗普在讲话中特别提到,如果提名获得通过,拥有7个孩子的巴雷特将成为首位在最高法院任职的学龄儿童母亲。CNN称,这明显是在向特朗普缺乏支持的女性群体喊话。

与最高法院现有的八位大法官不同,巴雷特不是常春藤盟校的毕业生。她毕业于著名的天主教大学——圣母大学法学院。作为天主教徒,巴雷特一直是保守派青睐的对象。如果她的提名获得通过,那么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将达到6比3,可能使权力的天平在几十年里向右倾斜。《华盛顿邮报》称,4年非同寻常的破坏、分裂和党派战争后,现在共和党人站在一个酝酿了几十年的梦想门槛上:一个有着似乎不可动摇的保守派基础的最高法院。

《纽约时报》评论说,这个提名点燃了一场党派和意识形态之争。共和党籍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说,他非常致力于确保提名人得到“具有挑战性、公平和尊重的听证会”。民主党则没有浪费任何时间,立即表明强烈反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发表声明称,巴雷特对奥巴马医改的存续构成威胁。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说:“在天堂的坟墓里,看到他们选择的这个人似乎决意推翻金斯伯格做过的所有事情,金斯伯格大法官一定会翻身而起。”似乎嫌骂的不够过瘾,舒默另外发表声明,指责在距离选举如此之近的时候提名是“应受谴责的夺权行为”,是对最高法院合法性的无情攻击。

《华尔街日报》总结说,美国各界对提名巴雷特的反应以党派划界。据报道,参议院预计将开启一个快速确认程序,以在大选日前任命大法官。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可能在10月12日那周举行听证会,并于10月22日前批准这项提名,全体投票可能在10月26日左右进行。目前共和党在参议院占多数席位。《华尔街日报》称,民主党人抱怨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因为他们几乎不可能改变提名。一些人拒绝与巴雷特会面,而自由派活动人士正敦促民主党议员采取更激进的行动,比如抵制听证会。

特朗普为败选不认账铺路?

为什么特朗普会选择巴雷特?在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之外,《纽约时报》分析说,在美国历史上,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争从来没有在距离总统大选如此之近的时候展开。特朗普希望以此激励保守派,把话题从已导致20.3万美国人死亡的新冠肺炎疫情上转移开,同时激怒自由派对手。在选民已经准备为谁入主白宫投票之际,特朗普在堕胎、宗教、枪支和医疗保健等美国生活中一些最具争议的问题上划下尖锐界线。CNN评论说,在金斯伯格去世仅8天之后,巴雷特的提名为总统竞选注入另一股两极分化且不可预测的力量。

展开全文

共和党打算在选战中最大化利用对巴雷特的提名。据美联社报道说,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将把巴雷特的提名纳入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给选民打电话或敲门时使用的脚本中,重点关注保守的天主教徒和福音派选民,特别是摇摆州。《纽约时报》称,由于几乎没有机会阻止对巴雷特提名的确认,民主党人希望激起公众对他们所说的“共和党人在选举季夺权”的愤怒。

27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特朗普称参议院能在大选前“轻松”通过对巴雷特的提名。“德国之声”评论说,抛开具体人选不谈,特朗普赶在大选前为这样具有重要意义的位置填补空缺,本身就颇具争议。不少美国媒体都提起2000年总统大选的情景。当时,对于围绕选票产生的争议,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按照党派立场,以5比4的结果阻止了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这实际上等于把总统宝座交给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而不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

“权力争夺战正式开始。”《旧金山纪事报》发表社论称,特朗普毫不掩饰地对许多州因疫情而决定扩大邮寄选票表示蔑视,并一再声称他输掉选举的唯一原因是选举被操纵了。最不祥的预兆是,特朗普上周在白宫与记者交谈时,公开了他个人与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直接关系。他说,民主党正在策划一场选举骗局,最终将提交给最高法院裁定,“这就是9名大法官重要的原因所在”。

美司法系统几乎整个链条都陷入争议

如果提名获得通过,现年48岁的巴雷特将是美国最高法院最年轻的大法官,任期终身制的规定意味着她可任职数十年。美国政治新闻网称,这可能对美国法律产生“惊天动地”的影响。深度保守派巴雷特的加入或带来巨大转向,包括削弱堕胎权、终结奥巴马医改、扩大枪支拥有权和限制监管机构的权力等。“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高法院从未如此保守。”CNN评论说,美国最高法院正处于一场历史性变革的边缘,这可能会使美国的法律倒退几十年,在某些情况下,会倒退到20世纪30年代新政之前的做法。

《纽约每日新闻》评论说,很多人哀叹,大法官的提名太过政治化。近年来,两党意识形态比内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强烈,最高法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因此,争夺这些宝贵司法席位的斗争尤为令人担忧。

“美国司法系统的几乎整个链条都陷入某种争议之中。”英国《金融时报》27日发表社论称,最前端的是执法者——警察,自今年5月非裔弗洛伊德被跪杀以来,警方执法方式就一直是抗议的主题。在这个体系的极远端,美国最高法院即将持久地转向右翼,这让自由派感到痛苦。两者之间是司法部,特朗普政府经常为了自身目的将这一部门政治化。该报说,如果巴雷特升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将标志着美国联邦司法系统在特朗普任期内发生的显著变化达到高潮。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20-10-24 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