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丨大选后的白俄罗斯:一路向西,还是东西兼顾?

原标题:观察丨大选后的白俄罗斯:一路向西,还是东西兼顾?

8月9日,在白俄罗斯明斯克一处投票站,一名军人阅读候选人信息,包括卢卡申科在内的5名候选人参加了竞选。投票结果公布后,白俄罗斯国内多个城市爆发抗议示威。

白俄罗斯大选结果出炉,现总统卢卡申科以超过80%的得票率第六次当选。

投票初步结果公布后,首都明斯克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8月11日,反对派候选人季哈诺夫斯卡娅逃离白俄罗斯,进入立陶宛。她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同时呼吁国内民众进行罢工抗议,一些西方国家也对选举结果表示质疑。在大选前夕发生的33名俄籍公民被捕事件还没有找到妥善解决办法,宣布胜利的卢卡申科面临多重挑战。

“许多白俄罗斯民众对卢卡申科执政长达26年这一事实感到不满。新冠疫情也影响了白俄罗斯人的经济福祉。”白俄罗斯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Katsiaryna Shmatsina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om),“继续执政是他面临的一个大挑战,如果他没有应对好人们的不满情绪和街头抗议,欧美会加大施压。而现阶段,他对欧美有所求,因为白俄罗斯需要西方来保持与俄罗斯的外交平衡。”

断网、质疑和抗议

80%的压倒性支持率没有平息抗议声浪,不少反对者将注意力集中在选举过程上。

“很多朋友都没有参加投票,由于断网,我们都不能立即知道选举那天发生了什么。”在明斯克一家外企工作的阿纳斯塔西娅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om),“还有一个影响力很大的模拟投票网站被禁止访问,这事闹得动静很大。”

这个网站名叫“呼声”,它的数据覆盖了大部分城市的投票站,被不少人视为可信的得票统计参考。据阿纳斯塔西娅描述,选民会在这个网站上传两次数据,首先完成注册,填写所在的地区、投票站和支持人选;投票日时,再上传自己选票的照片。网站开发者此前还宣布,会在投票结果发布后开放选票照片供人查证。

但投票开始前不久,网站就被封锁,在白俄罗斯境内无法浏览。“很多抗议者认为投票当天国内网络出现连接问题也是因为这个网站。”阿纳斯塔西娅说。

投票结果公布后,白俄罗斯国内多个城市爆发抗议示威。明斯克市中心的抗议者用垃圾桶、杂物等筑起路障。警察一方则使用了催泪瓦斯、高压水枪和震撼弹,最终将抗议者赶出市中心。白俄罗斯内务部发布消息称,反对派的行动使得3000人被拘留,近100人受伤。

展开全文

白俄罗斯调查委员会称,针对大规模暴动抗议者和针对警察的暴力行为的抗议者已开庭审理,他们将面临八至十五年的监禁。

白俄罗斯政府认为反对派背后存在西方国家干预的影子,这也确有诸多事实可以佐证。早在美俄关系恶化前的2006年,时任美国国务卿赖斯就曾亲口承认,美国划拨了数千万美元支持白反对派,还进行了一系列在白俄罗斯“扶持独立媒体、支持政治和公民行动、鼓吹全国抗议”等破坏活动。没有外部支持,白俄罗斯反对派不可能调动足够的资源来推翻卢卡申科政府。

然而,反对派远非铁板一块。在官方结果发布后,反对派内部的裂痕更加明朗化。出逃立陶宛的季哈诺夫斯卡娅立即得到了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相关部门提供的一年期签证,以及临时住所和安全保障。

事实上,反对派属意的候选人季哈诺夫斯卡娅本不是职业政客,而是反对派在选举前不久才物色到的人选。原本计划参选的是她的丈夫季哈诺夫斯基,他是一名政论类电视节目主持人,但在今年5月被捕。身份是家庭主妇的季哈诺夫斯卡娅随后代替丈夫注册成为了候选人。

落脚立陶宛后,季哈诺夫斯卡娅发布了一段视频,表示感谢白俄罗斯人民参加选举,并称“人民已经做出选择”。她还呼吁其支持者不要采用暴力方式抗议,也不要与警察在街头发生冲突。看到她离开的消息和这段视频后,仍在国内抗议的反对派一时间陷入震惊和混乱。在选举开始前不久,她还声称“绝不会离开白俄罗斯”,并表示希望反对派的游行持续下去。

尽管季哈诺夫斯卡娅竞选总部目前的负责人科瓦尔科娃为她辩护称,白俄罗斯政府可能施加了压力,她才不得不作出上述表态。因为季哈诺夫斯卡娅出走前与安全部门官员会了面。但此说法已难以让反对派支持者买账。

“现在的说法很多。或许她真的被迫录制了视频。但是,谁知道这是不是一种交换呢?”阿纳斯塔西娅说,“比如安全部门要求她录制视频,同时她被政府允许出境去立陶宛。”

向西,还是向东?

自苏联解体以来,白俄罗斯长期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和紧密的联系。同时,像俄罗斯总统普京一样,卢卡申科也承受着西方基于政治价值观的批评和压力。

在上世纪90年代,同为独联体成员的白俄罗斯与俄罗斯签订了俄白国家联盟条约,宣布将加强一体化,进一步密切双方关系。

然而,近年来,俄白之间却发生了不少龃龉。卢卡申科曾批评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以及俄国内的税制改革,这导致他与普京的个人关系出现裂痕。此次大选前,卢卡申科公开指责俄罗斯介入白俄罗斯内政。

不仅政治姿态上有距离,本与俄罗斯文化同源的白俄罗斯近几年还掀起了一股“去俄罗斯化”的浪潮。2019年白俄罗斯信息部颁布法令,要求电视台缩减俄罗斯节目占比,同时加大白俄罗斯语传播。阿纳斯塔西娅告诉澎湃新闻,像很多白俄罗斯年轻人一样,她的白俄罗斯语原本说得并不利索,但最近几年在朋友的鼓励之下开始重新学习提高白俄罗斯语。

6月1日,卢卡申科表示当时两位主要的反对派候选人与俄罗斯关系很近,是受到莫斯科资助的“破坏分子”。紧接着,明斯克又发生了“俄罗斯雇佣兵”事件,白俄罗斯安全部门逮捕了33名俄罗斯“瓦格纳”公司的成员,称他们“破坏和干扰大选”。

与此同时,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第二季度白俄罗斯GDP同比下降3.2%。2020年上半年经济实际下降1.7%。近年来,俄罗斯占白俄罗斯出口的40%和进口的60%,明斯克对莫斯科的经济依赖程度依然很高。在经济上,短期内难以摆脱俄罗斯的影响。

“除了一体化谈判陷入僵局,双方在能源供应、贸易方面经常发生争端。” Shmatsina告诉澎湃新闻,“白俄罗斯在经济上十分依赖俄罗斯,俄罗斯是其主要的销售市场和债权国。但明斯克并不总对莫斯科的期望作出让步。我相信莫斯科希望在白俄罗斯看到一个更加大方的政客。”

Shmatsina认为,从卢卡申科方面来看,与西方关系则是一张可以时不时对莫斯科出示的手牌。2020年初,新冠疫情全球暴发前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快速访问了几个前苏联国家,其中就有白俄罗斯,之后立马派遣美国驻白俄罗斯大使,恢复了与白俄罗斯的外交关系。卢卡申科去年底访问奥地利时则指出,“欧盟成为白俄罗斯的政治伙伴和重要的投资者”。

“卢卡申科谈论莫斯科的论调已经改变,有时他称俄罗斯为‘兄弟’,有时他又说威胁来自莫斯科。”Shmatsina表示,“粗略地说,修辞上的变化取决于卢卡申卡的变现需求,如果他与西方进行谈判,那么他会提到俄罗斯的威胁,反之亦然。”

选举结束后,俄白之间暂时的龃龉声音似乎突然沉寂,关系并没像不少西方国家期待的那样恶化。俄白联盟国家国务秘书拉波塔表示,白俄罗斯总统大选过程中没有发现违法行为。独联体执行委员会主席列别杰夫也称,白俄罗斯的大选符合法律规定,公开透明。

反倒是西方国家按照“惯例”对大选后的白俄罗斯展开了批评攻击。波兰总理就白俄罗斯局势呼吁召开欧洲理事会紧急会议。德国、爱沙尼亚等国,以及欧盟和北约均对白俄罗斯大选结果表示怀疑。

这时的卢卡申科立即收起了对莫斯科的非议。在指责外国势力干预大选时,他接连点名英国、波兰和捷克,认为它们是抗议者背后的“黑手”,却没有像选前一样提及俄罗斯。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李立凡此前在澎湃新闻 撰文分析称,无论卢卡申科说不再将俄白两国关系看作“兄弟关系”,还是把俄称为“关键的外国伙伴”,俄白关系都不可能像俄乌关系那样走入绝境。

“西行是未来的方向,但东西兼顾,运筹帷幄才是白俄罗斯发展外交的当务之急。” 李立凡写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20-09-22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