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爱豆卖口罩骗钱被抓,学艺先学德吧!

原标题:准爱豆卖口罩骗钱被抓,学艺先学德吧!

先来看条新闻——这原本只是上海警方2月6日发布的一则案件通报。没想到……↓↓

没想到因为一张身份证指路,变成了本周最沸腾的娱乐新闻之一。↓↓

展开全文

事情是这样的!

2月5日,上海市公安局经缜密侦查,迅速破获一起利用疫情以“卖口罩”为名实施的系列网络诈骗案,在广东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某

虽然,警方给嫌疑人黄某某打上了马赛克。但是,在警方缴获作案用的手机、电脑、银行卡等物品中,有一张身份证。↓↓

有火眼金睛的网友很快发现了新情况——

1、 身份证尾号775?

2、生日1998年10月1日?

3、姓“黄”……

谁?黄智博——乐华娱乐的练习生,2019年参加过《以团之名》。(也别意外,追星女孩都知道如何从黄牛手里获取艺人的相关信息。)↓↓

而在警方公开的抓捕现场视频里,嫌疑人有些镜头是没赶上打码的——LOOK!↓↓

更像了——连“黄某某”被抓时穿的衣服,都跟黄智博1月25日发微博故事的穿着非常接近。↓↓

一连串“巧合”还能解释成”巧合”么?

网友瞬间炸了—— 见过个别犯事的明星素颜出现在诸如《法治进行时》之类的栏目,还是第一次见到被警察叔叔从床上拎起来被抓的。更恶劣,明明没有口罩却欺骗买家有口罩,这不是发“国难财”是什么!↓↓

而如果以上都不能让粉丝相信“黄某某”就是黄智博……↓↓

乐华娱乐随后紧急发布的声明,无疑是“锤死”了这个“黄某某”就是公司练习生黄智博——虽然已经立刻解约!↓↓

更更讽刺,黄智博的微博上,置顶的内容是他参加微博#手写加油接力#的活动,为武汉加油——发布时间是2月4日。对照警方的公告,当时的黄智博可不就是这边发微博喊口号,那边在微信诈骗么?而在这条微博发布的第二天他就被警方抓获,也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PS:他还转发过央视新闻的微博,致敬疫情前线的医护人员。↓↓

真的!网友骂的很客气!↓↓

如今,黄智博的微博已经被网友各种观光。

有看热闹的。↓↓

也有劝黄智博的粉丝“回头是岸”的。↓↓

连带和黄智博微博互动的胡文煊(也是乐华娱乐的)也被网友嘲了。↓↓

最魔幻,有网友晒图说朋友圈的黄牛现在售卖两个探监名额——开什么玩笑!↓↓

有必要来说下黄智博是谁。

上海警方的案件通报里说黄某某是“无业”。这让不少“搞华女孩”(追乐华娱乐爱豆的女粉丝)哭笑不得。↓↓

黄智博,虽然他去年参加《以团之名》卡9(前8名成员可以组团出道)没能出道,但是,当初《以团之名》官宣参赛的“乐华八子”,身为八分之一的黄智博也是风光过的。 ↓↓

资料显示:黄智博出生于广东陆丰市碣石镇一个普通家庭。他曾是韩国Bighit公司的练习生,后来还通过了cube公司的面试。这些公司曾培养出了防弹少年团、cnbule、troublemaker、金泫雅、Rain、赖冠霖等知名艺人。再后来,黄智博改换门庭,加入乐华娱乐做练习生。

参加《以团之名》,黄智博是“乐华八子”的舞蹈担当和低音Rap担当——橘色衣服这位。↓↓

当时,黄智博家乡的微信号还给他打过广告。↓↓

甚至还为黄智博公开拉票打榜。↓↓

《以团之名》这个节目很糊,但黄智博也不是没有记忆点。有一集抢人大赛,乐华八子之一的周艺轩作为班长挑人,黄智博左顾右盼,直到最后关头出才等到了周艺轩开门,生生一出虐恋情深的偶像剧。没想到,导演组说周艺轩超时了,这次选择作废。

黄智博后来进了人气选手赵品霖所在的星耀班。↓↓

他和赵品霖的关系看起来不错。去年赵品霖过生日,黄智博特地送了蛋糕。↓↓

CP粉还很积极地开了赵品霖X黄智博的CP站,一直坚持到最近……估计站姐已经很崩溃。↓↓

一般情况下,没有在选秀节目里出道的练习生,都会回到原公司,要么继续练习,要么公司支持出道,要么解约换公司。从微博看,黄智博是回去做练习生了。因为在《以团之名》还是积累了一丢丢人气,他的微博平日里也有几百的粉丝互动量。

其实,黄智博已经顺利拿到了今年《少年之名》(《以团之名》的第二季)的入场券。但因为肺炎疫情,节目推迟录制,他就一直呆在广东老家。拆姐了解到,《少年之名》这几天已经恢复录影了。讲真,以黄智博背靠乐华娱乐,没准可以比上次名次更好点。然鹅,他却自作死!

黄智博的微博头图签名是这么说的——2020会尽自己的能力去拼搏!↓↓

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拼的练习生——拼到进监狱!!!↓↓

更让人气愤,这小孩不诚实——警察蜀黍问他,为什么会想到卖口罩骗人,他的理由是“脑子一乱”。

哈?“脑子一乱”你能想到在网上卖口罩骗钱?还拿到钱立刻玩失踪?↓↓

还有,你“脑子一热”不止这一次,而是3次,总案值人民币28万余元!↓↓

百度了刑法对“诈骗罪”的量刑 ——

第二百六十六条 【诈骗罪】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根据2011年3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題的解释》(自2011年4月8日起施行)的司法解释——

第一条 诈骗公私财物价值3000元至1万元以上、3万元至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看黄智博的微博,拆姐看到这一幕真的莫名悲凉——父母养一个孩子到22岁,结果他却自毁前途。这段“独一无二的记忆”,家长怎么受得了!

最后在叨几句——

练习生出了问题,公司跟练习生解约、向公众道歉就够了吗?

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火爆让圈内掀起新一轮选秀造星风潮。我们看到一个个新流量站起来,也看到太多不专业的公司着魔似地网罗练习生。这里面,有做电商的,有做培训公司的,有的明明只是做了几部影视剧也签了一堆练习生。

做练习生没什么不好。它的确为很多对演艺有梦想的小孩提供了成名之路。但是,练习生的年龄很小啊—— 一般是10岁-20岁,韩国公司甚至还有八九岁的孩子。当这些孩子远离父母、远离学校,投入高强度的歌舞表演练习,经纪公司显然就不只是为他们提供成名途径的“中介”或者“老板”。如何让他们兼顾学业,如何教导他们艺德,靠练习生自己吗?

黄智博无疑是一个反面教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20-02-27 16:36